影評 — 《過春天》啊,原來這就是香港!

《過春天》是小數以走水貨為題材的電影,貼近港人生活。電影名 —— 過春天,更是水貨客間定暗語,代表成功帶貨過關,就是過了春天。電影講述16歲單非家庭女孩佩佩每天跨境由深圳到香港上學,為了與好友到日本賞雪,四出打工努力儲錢。機緣巧合下,她結識了走私水貨的閨蜜男友阿豪,並發現跨境之路竟可成為賺錢捷徑,開始冒險走私水貨手機,慢慢沉溺在虛榮的快樂中……

以小見大 反映現實
電影以佩佩這個跨境學童為主線,展現出香港和深圳在九七回歸後產生之巨變及社會問題。佩佩在茶餐廳當兼職侍應,最低工資看似保障基層市民,不過當佩佩到後巷掉垃圾,男子把廚餘放進口裏的畫面,卻活生生地展現出香港的貧富懸殊的問題,最低工資真的有用嗎?另外,佩佩是中港婚姻的可憐產物,每天跨境上學,香港父親遺棄妻子在深圳,在港另組家庭,堂佩佩到香港找父親,看見父親與新家庭成員在餐廳吃飯,只能對望,卻不能相認,令人看得頭皮發麻,可見那種無奈之情。佩佩在深圳的媽媽沉迷賭博,亂搞男女關係,是一個不三不四的女人,更沒有和女兒正面溝通,反映現今核心家庭的問題。再者,以花姐為首的集團式走水貨更是香港近年的問題,造成邊境地區擠擁,物價上漲等問題。電影就像照妖鏡,如實地把香港和深圳現今的問題表露無遺。

人物形象鮮明立體
導演筆下的角色形象鮮明立體,不是單一化的壞人。花姐及手下是黑社會,走偏門的壞分子,不過導演沒有一面倒描寫他們壞的一面,他們有講有笑,同桌吃飯,一起打麻雀,比佩佩真正的家更溫馨,人物形象很人性化。另外,阿豪表面上是典型古惑仔,走私水貨,更帶佩佩入行,不過當花姐叫佩佩走私手槍,他馬上阻止,可見實際上他也具仁俠之心。

結尾豁然開朗
電影結尾描繪佩佩帶著母親到飛鵝山,身為深圳人的母親站在懸崖邊,看著山下的九龍半島,用普通話說了一句「啊,原來這就是香港」。小弟十分欣賞這個結尾,電影由中國籍導演主理描繪香港,可以說是從一個外人的角度來寫香港,深圳人的母親彷如導演在俯視香港。另外,內地人向來憧憬香港的繁華,有著不解的情意結,不過母親說「啊,原來這就是香港」的語氣,卻酸是溜溜,帶有一點失望。也許,香港表面風光,實際上卻是非常醜陋,結尾豁然開朗,令人反思!

過春天 The Crossing
導演:白雪
演員:黃堯、孫陽、湯加文、倪虹潔、江美儀、廖啟智
片長:1小時40分
級別:IIB
語言:粵語、國語(部分)(中文、英文字幕)
上映:9.5.2019 (公映)

(記住Like同Share畀朋友)

想緊貼A姐M佬嘅吃喝玩樂資訊,快啲Follow埋下面嘅Channel啦!
Facebook:A姐M佬 玩樂日記
Instagram:AandMDiary
Openrice:A姐M佬
報料或合作:keepintouch@aandmdiary.com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